尚气与十环传奇海报剧照

    百度云M3U8影院,(不用下载播放器,弹出广告返回刷新)

  • HD

    百度云影院,(不用下载播放器,弹出广告返回刷新)

  • HD

《尚气与十环传奇》推荐同类型的动作电影

《尚气与十环传奇》同主演作品

剧情/介绍

《尚气与十环传奇》是属于动作电影类型,演员主要是刘思慕梁朝伟奥卡菲娜张梦儿陈法拉杨紫琼元华本尼迪克特·王弗罗里安·穆特鲁安迪·黎本·金斯利斯蒂芬妮·许库纳尔·杜德赫克周采芹乔迪·朗达拉斯·刘钱信伊费尔南多·钱扎克·切利刘家勇赫小哈琳内特·柯伦迪·布拉雷·贝克尔布丽·拉尔森马克·鲁弗洛蒂姆·罗斯,主要剧情/介绍/评论

经过引进大陆院线的传言,又经历被指控“乳华”的风波,《尚气与十环传奇》(后简称《尚气》)从立项到上映纷争不断——当然,这些纷争大多来自与制片方和目标观众均无直接关联的大洋彼岸。但尚气作为漫威电影长片首位亚裔主角,获得全球华人社会的高度关注并受到非议并不在意料之外。《尚气》在业内赢得了极好的口碑,目前烂番茄新鲜指数92%,位列漫威电影并列第4名,在IMDB获得了7.8分的观众评分,而自《尚气》在北美上映以来锁分两个月的豆瓣也终于在11月11日开分,目前评分仅有6.6分。


《尚气》定档海报
作为文化现象的《尚气》折射出好莱坞正悄然发生的变化。哪怕我们都没有准备好,美国电影工业已经做出了选择:一边是将最佳导演的殊荣连续两年颁给非美国国籍的亚裔导演的奥斯卡,另一边是数不清的华裔导演、编剧和演员们获得了大制片厂和流媒体公司的巨额投资。如果说作为新世纪以来首部全亚裔主角的主流欧美院线片《摘金奇缘》还因它景观化加诸亚裔的刻板印象而饱受诟病的话,那么从王子逸好评如潮的《别告诉她》,到由皮克斯导演石之予(《包宝宝》)自编自导、即将于明年上映的动画长片《青春变形记》,以及执导两部有着重要影响力和历史价值的纪录片导演王男栿,都证实华裔电影人——更准确来说是1.5代移民的华裔电影人,正集体进入Ta们的创作黄金期,并将深刻地改变好莱坞的格局。


三位呼声越来越高的华裔女导演
所谓1.5代移民,指的是出生于中国而在童年时期跟随父母移民美国并在美国长大的人,Ta们有着独特的身份:相比于成年后才离开母国的一代移民,1.5代移民从小接受美国教育,无论是人际关系还是文化观念上都与美国更加靠近;但相比于出生于美国的二代乃至更后代移民,Ta们与仍以国内亲朋或海外华人圈为核心的父母的文化关系更加微妙——Ta们在家庭内外的双语环境和与父母迥异的交际圈内形成了怎样的价值观?Ta们如何看待那片仅在日益模糊的记忆中出现的大洋彼岸的土地?Ta们的移民性、亚裔身份乃至性别等其他交叉性因素是如何塑造Ta们的身份认同?

如果暂时不考虑“华人”可能暗含的汉民族中心主义腹语的话,《尚气》便是这样一部以1.5代华裔移民为主体、以二三代移民与中国本土华人为辐射面的电影。无论是剧里的尚气,还是剧外饰演尚气的刘思慕,都可以称得上是典型的1.5代华裔移民:1989年出生于哈尔滨市,5岁时移民加拿大,2013年开始出演一些小角色,直到近五年才站在银幕中央并成为被关注的焦点。饰演女主角凯蒂的奥卡菲娜更早地在美国爆红,她的曾祖父从中国移民到美国;而饰演徐夏灵的张梦儿则来自中国大陆,此前并未出演过电影。除去部分观众可能因主观审美而对部分演员的外表感到不满之外,选角不仅考虑到漫画角色本身的特质,还将演员的个人经历与角色背景联系起来,可谓是前所未有的谨慎。


《尚气》剧照,新人演员张梦儿饰演徐夏灵
让我们回到《尚气》的故事本身,从漫画到电影,亚裔主创们为确认自身的主体性做了哪些努力?这些努力是否如愿以偿?在看到电影前引发最多猜疑也成为是否“辱华”焦点的便是尚气父亲的角色,在《钢铁侠》系列漫画中,尚气的父亲傅满洲是一名超级反派,该角色被视为当时美国排华情绪的象征。与部分中国观众担心的“辱华”恰恰相反,在近十年来的进步主义运动的影响下,好莱坞非但没有对那些诞生于种族主义时代的作家及其作品避之不及,而是通过“回收再利用”(reclaim)的方式对这些作品中的形象与特定情节进行改写甚至颠覆,以回应平权运动带来的意识形态变奏,2020年HBO推出的限定剧《恶魔之地》便是其中的典型。


恶魔之地 (2020)
6.9
2020 / 美国 / 奇幻 恐怖 / 丹尼尔·沙克海姆 扬·德芒热 谢丽尔·邓耶 维多利亚·马奥尼 米沙·格林 杰弗利·纳赫马诺夫 海伦·谢费 夏洛特·西林 尼尔森·麦科米克 / 乔纳森·梅杰斯 朱尼·斯莫利特
在《尚气》中,梁朝伟饰演的文武取代了漫画中傅满洲的角色,傅满洲引诱美国白人女性生下尚气这一带有种族歧视预设的情节被剔除,文武也不再是简单意义上的反派。我在观看《尚气》的前半段时感到隐隐忧虑的一点是,这是否会变成一个纯粹的反东亚父权的故事?若仅仅如此,不过是将现代版的俄狄浦斯故事嫁接于东亚的地理空间,甚至有以“落后的东亚父权社会”反衬美国之美好的灯塔叙事之嫌,但事实证明我的担忧是多余的。尽管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走向了某种老套,但将文武进攻村庄的动机设定为对亡妻的思念、最后为保护尚气而死去的改编打破了正反面角色的二元对立,我相信是亚裔班底确保了这一点。


《尚气》剧照,梁朝伟饰演尚气的父亲文武
现在,我们需要更进一步,这些改写对于《尚气》这部电影,或对于1.5代乃至二三代华裔移民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当尚气、徐夏灵和凯蒂穿越那片惊心动魄的吃人竹林来到母亲从小长大的世外桃源之后,尚气回忆起他父亲在母亲死后是如何残酷和冷漠,甚至教唆尚且年幼的他去杀人,他对凯蒂说是父亲害死了母亲,他要为母亲报仇。让我们不要忘记尚气是一个叛逃者,在文武的手下在旧金山的舒适公车找上他之前,他和凯蒂过着低收入但无忧无虑的美国生活,但就在那一刻,当他不得不直面自身的历史时,我们猛然意识到这也是所有华裔移民重新认识自己的历史——哪怕Ta们不是尚气,哪怕Ta们没有家族世仇和万贯财富,所有移民最终都需要直面自己的“移民性”,无论有多拒斥它。或许Ta们都有着一个与美国社会格格不入的亲人,所有人都曾为此感到羞耻,直到Ta们意识到这种羞耻不仅是Ta们替自己的亲人感到的羞耻,而且是自己总是被与大洋彼岸的国家联系起来而感到羞耻——无论讲着多么“本土”的美式英语,无论过的是多么“美国”的生活方式,Ta们仍被询问:你来自哪里?


《尚气》剧照,刘思慕饰演尚气
什么?我来自哪里?我难道不应该来自美国吗?这或许是许多移民在听到这个问题时心里反问自己却最终没能说出口的话。移民性便是这样的存在,即使我不再把自己视为移民,并认为自己与祖辈的母国(我更愿意用土地来取代国家)不再有任何关联的时候,总有人会以各种方式提醒我们,事实并非如此。也正是在这时,移民们不得不思考自己的“出身”究竟意味着什么、汲汲融入美国社会的自己是否有着更隐秘的自我厌恶,而《尚气》正是这样一种思考方式,它提供了一种认识移民性的可能,而不是给出答案。

从这些意义上来说,《尚气》中亚裔银幕呈现的正面意义超出《摘金奇缘》已经不止一点点。但我们仍要追问,正努力“去东方化”的好莱坞商业电影真的已经完全尊重亚裔的主体性并准备好承认文化多元主义的价值了吗?虽然不必急于否定,但我们有必要对此有所保留。在《尚气》中,我们看到三种类型的社会单元,分别是异性恋夫妻生育后代的直系家庭(映丽去世前)、非亲缘关系的帮派(映丽去世后文武重新组建的“十环帮”和夏灵的决斗场)和宗族社会(塔罗村)。直系家庭已经无可救药地解组——就和现实中的中国和美国一样;在《尚气》中,肩负着守卫黑暗之门的塔罗村被给予了过多美好的想象,除了让现代人无限向往的世外桃源和神话景观之外,我们看到对“后天选择的家庭”(chosen family)的向往被投射于宗族社会中,它是生态激进主义的、跨物种包容的、鼓励女性力量的甚至有着某种共产理念的,但我们都知道这样的宗族社会在历史中从未存在过。


《尚气》剧照
如果这是一种“再东方化”,那么我们需要承认它与东方主义有着相当程度的区别,对东方主义的传统批判(最典型的便是“奥卡菲娜的长相迎和西方对东亚人的想象”云云)也不再适用。与其否定去东方化的努力,不如始终保持一种谦虚却敏锐的批判性: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为何不走得更远一些?《尚气》已经做得很好,那为何它不能只是一个开始?

什么总裁遇到了白月光,念念不忘。为了报仇,重建帝国还训练了自己的儿子为杀手。还有什么老总裁召见公子回家的片段。这不都是玛丽苏剧情吗!!!

老总裁称霸天下多年 终于遇到了势均力敌的女人。 p.s.开头那一段动作戏(还是感情戏)我还以为是霸王洗发水的新广告(狗头保命)然后为了心爱的女人退出江湖,女人也为了他离开豪门,组建了美满的家庭。

后来老总裁以前在江湖上得罪过的人会来找他复仇,老总裁不在家,夫人为了保护孩子们只能舍命奉陪。老总裁回家后看到自己喜爱的女人已死,决定重回江湖夺回天下,为自己的女人复仇。并且培养自己的孩子一起为母亲复仇。

孩子后来为了离开老总裁的约束,都逃离了。然后老总裁十年来都不在乎,后来因为听见妻子的呼唤才把儿子和女儿召唤回家…… 真是痴情人设。后来也是因为太爱妻子了才去妻子的家里找她。儿子不过也是寻找妻子的工具人罢了(狗头保命)梁朝伟真的太痴情了。

目前《尚气》《毒液2》和《黑寡妇》排在7-9位,勉强守住基本盘,而创下漫威作品口碑最差纪录的《永恒族》,目前也只排在第20位,全球票房甚至比不过《父辈》《怒火重案》《中国医生》以及《悬崖之上》。

这一逆转有疫情的原因,有产业IP自身衰落的原因,也有政策的原因,其中中国市场成为了左右格局的关键。最简单的算法就是,如果《尚气》《毒液2》和《黑寡妇》能够在国内同步上映,那么其总票房虽然未必能挑战《长津湖》,但至少有可能进入目前的全球前五之列。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不考虑中国市场的“一枝独秀”以及操控观众消费国产的强大能力,仅仅计算北美或者中国之外的票房,目前最高的是《尚气》,这是一个很诡异的事实,因为这部影片的题材恰恰是关于中国文化的。


热脸贴了冷屁股,一切的一切,让人感慨这么近,又那么远。

关于《尚气》为何无缘内地,坊间已经诸多说法,此处不再赘述。但具体到文本层面,《尚气》确实算是今年从制作上最有质量、最有诚意的漫威作品。

既有梁朝伟这位顶级天王压阵,也有刘思慕这位青年才俊拳拳到肉的演出(他的实际能量远远超出他不被看好的形象);既有奥卡菲娜一贯的喜剧感染力,也有杨紫琼陈法拉优雅身段的打戏。何况像元华、周采芹、本·金斯利以及本尼迪克特·王等人的客串都不乏亮点。

至于标准配置的动作场面,从横冲直撞的公交车到澳门擂台战,从塔罗人大战十环帮,到神龙大战噬魂怪。所有的场面虽然都似曾相识,但也都没有马虎,能够在西方特效和中国功夫之间找到一个相对可接受的平衡点。


你可以说它爆米花,说它陈腐平庸,说它没有信息量,说它欠缺逻辑,这都没问题,漫威所有出品都接得过这些评语。但另一方面,《尚气》确实在致力于扣紧东西方文化之环,这出于经济原因,但也不完全出于经济原因,至少有文化融合的自主基因在里面。

最典型的就是《尚气》里的终极武器——十环,是一种跨越东西方文化之环的物质载体。不妨将其与之前上映的《图兰朵:魔咒缘起》对比。在王小平执笔改编的这部《图兰朵》里,三个魔镯代表着美丽、智慧和权力,但戴在同一个人手上,就会成为神秘的力量和神秘的诅咒,并对应着三个谜题。

通过谜题与解谜,西方王子和东方的公主得以神交,异邦和中土达成谅解,焰火的跨地理传承得以可能。哪怕是国内编剧、导演操刀,着眼点仍在于拉紧东西方文化的线索,而非急于切割,在此环是前世诅咒,但也是文化信物。


《尚气》里的十环,形态类似《图兰朵》的魔镯,影片虽然没有拍摄这些环的特写,但十环帮的旗帜上隐现了“力”“壮”“伟”“杰”等篆体汉字,既标注了其历史,也象征着一些传统美德。影片中梁朝伟扮演的“文武”,正是靠十环的力量纵横千年,颠覆政权、改写历史。

同样描述“环”的故事,同样是在这一类似的道具上角力,我们见证了东西方导演的格局有别。郑晓龙沉浸于一种大国天朝外臣番邦的语境,全球共融类似一种施舍,这一想象的外化就是将蒙古皇宫放在了直冲云霄的山巅上——试问哪个中国王朝尤其是游牧民族的王朝会把皇宫建在山顶上?类似的胡来之笔,到头来反像是重复了西方地理语境——西方的王宫城堡确实有建在山顶的。


但漫威等公司不一样,将主题放眼世界文化,将导演交于不同族裔的人之手,都是最自然开放的命题。前有华裔女导演闫羽茜执导《猛禽小队与哈莉奎茵》,后有日本混血的德斯汀·克里顿执导《尚气》都颇为成功,这一延伸不止是经济延伸,也是地理与文化的全球性景观流动,是东西方文化的融合地带。

从李小龙影响好莱坞开始,或者从成龙闯荡好莱坞开始,我们就在拒绝和接受“西方再现的东方”方面从未息止论战。自《卧虎藏龙》之后,人们的接受阈限越来越高,开始可以跨文化理解西学东渐,但固有的文化隔膜从未被消除,也不可能被消除。即使如此,跨文化融合仍是过去20年的大势所趋。


《防弹武僧》(2003)
虽然一切文化描摹上的不满意都可以“老外不懂中国”来解释,但西方电影20多年来的成效斐然也是事实,我们或多或少已经接受了西方拍摄东方故事的思路和内核,已经习惯了一些画面感、剪辑节奏和中西混融的台词。

梁朝伟说英文,没问题;刘思慕和周采芹一家吃早餐的戏保留了“外公”“外婆”称呼的中文读音,也没问题;十环帮的基地是山顶的四合院大瓦房,也都没什么问题——这是“世界故事”,能被观众所习惯,反之则不能,即使在一个民族故事的语境里也很难——你能指望《长城》里的马特·达蒙说中文吗?

在适应性、成熟度和亲切感上,西方拍摄的《尚气》自然是远胜于国人拍摄的《图兰朵》,而在环的具体使用者,《尚气》也没有像《图兰朵》那样故作神秘语焉不详,而是赋予了其操作和使用上的色环/形式功能。


这一点可以从几个不同角色掌控十环的瞬间一窥究竟:当十环在文武的手上,是肃杀的蓝色调,采用的是直线攻击(弹簧攻击)或者链式攻击的粗暴方法;而当十环在映丽和尚气的手里,却是温和的橙黄色,轻柔环绕、凝聚成球,是太极以柔克刚的攻势。

虽然涉嫌一种表面性的、极其粗浅的性状匹配,但神奇的十环从古代中国到被文武夺取,再传予尚气,已经属于一种文化性流通。在某种程度上,它的起点可能是中国,但面向的是世界和不同支流的文化,比方说,最后的“塔罗人”,可以被设想为古代中国的部族,也可以被设想为澳洲土著或者毛利人,是可置换的文化种群。


影片的反派,梁朝伟扮演的“文武”自然是一个争议性的角色,他可以被理解为一个天朝大国集权制的幽灵(此人有几千年寿命),既是一个法西斯角色(颠覆和征服世界),又是一个“假法西斯”角色,因为他虽有恶的基因,但非恶的根本,因为还有更邪恶的噬魂者存在。

我们不知道这是否是“权宜之计”,据说梁朝伟这个角色的初始设计就是“满大人”,他也确实是因为这个角色而进入了职业困境。而在现今看到的故事中,他的名字成了“文武”,千年来的侵略征伐被丰功伟业所掩盖,叩开恶魔大门的罪孽行动被爱人回响的呼唤所稀释。

这些非常生硬的改动,近乎自断臂膀,自然都是为了文化和睦作出的让步,虽然牺牲了故事主题的锐利度(可能的弑父)和叙事的层次,但力在抹除偏见。对此,还要挖坟三尺、鞭骨烧尸,自然是大可不必。


文武摆脱了“满大人”身份,最终回归家庭(被吸走魂魄对这个永生的人,似乎是唯一的死亡方法),满大人也定格在《钢铁侠3》的前作,只留下本·金斯利扮演的特雷弗这个人畜无害的虚假幻影。至于尚气,这个生于中国、长于美国的世界公民,也摆脱了其潜在的“不法基因”,实现了家庭和职业天命的两全,即使其成长经历确实被隐去和轻描淡写了。

现实当中,虽然影帝梁朝伟是最大的看点,但运动的中心仍然围绕刘思慕扮演的尚气和奥卡菲娜扮演的凯蒂,两人的命运卷入像一场幻境旅程,就像泊车一样漂移一周又回到原点,但精神上已经发生巨变。

这意味着,《尚气》的整个项目都是围绕一个类似“同心圆”的结构来进行的,同心圆从小到大可及家庭(如尚气一家)、社区(塔罗人或十环帮)乃至最终的世界和全球化。环的意义,似乎也由小到大扩散开来;另一些奇特的兵器,如尚气的妹妹徐夏灵所有的绳镖(同心圆的打法),也符合这样的形式逻辑。


这个同心圆,不仅吸纳各种单位,融合不同地区与国家的文化,也融合了女性主义的时代命题。徐夏灵逃离父亲的基地在澳门创办自己的格斗场,是女性独立和女性创业史的暗线;而元华扮演的塔罗族长的去世以及杨紫琼扮演的映南接管宗族,则是性别转化和女性当家的明线。

兼顾这些文化融合、女性主义、父子关系、地缘政治和娱乐效果的多重命题,人们可能会吐槽漫威太过贪得无厌,不过要在时下作品中找寻与之密度相当但又处理的更好的,似乎也并不多见。

《尚气》的结尾是龙和噬魂怪的大战,这一战况似乎接近于《花木兰》中凤凰和鹰的战斗,或者《金刚大战哥斯拉》的神兽互搏,这都是某种庸俗套式,但从龙和噬魂怪可能存在的镜像关系上——它们是类似种属但相貌不同的怪兽,仿佛是东方神龙和西方恶龙——我们可以将其看做东西文化的拼图,因此结尾的一场戏,就是一种元影像的形态。


这个“元影像”同样和环相关,虽然影片没有详细交代何为极恶,但经由“环”的阐述,这个恶似乎具有某种象征义——局限于一隅(环),以类而聚,非我族类皆杀无赦,就是龙鳞大门(也是一个环形)背后之恶;而遨游海天之间,化为祥瑞之征的龙,则是其对立面的善。对此,龙鳞大门是一个环形的通道,也是一面镜子。

影片的最后,幸存的人们(不但有塔罗人,也有十环帮和主角一行人)在水边举行了一场对亡灵的祭奠,镜头慢慢拉开,让场景近似于电影的看台——这是一个反向摄影机视点的回拉镜头,塑造着看台上的观众共同体。而下一个反打镜头,是神龙在水里画了一个环,呈现了文化和谐的理想形态。


但这种和谐,似乎只限于电影(或电影想象)之中,围绕种种的争议话题,无论角色的、主题的还是演员的,都在现实中无限干扰者这个项目的落地接收。

这让《尚气》成为文化互动的过程中最奇特的项目,它以追求中西文化的融合的姿态走了很远,到头来发现这不但是一个无法闭合的环,甚至可能是一个豁口越来越大,形状随时可能完全崩坏的环。

故事发生在《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事件之后,尚气(刘思慕饰)自幼接受父亲(梁朝伟饰)的铁血战斗培训,精通各种武术招式。长大后为了逃离家乡,他改名换姓展开新生活,认识了新挚友凯蒂(奥卡菲娜饰),平静日子就这样过了十年,直到过去再度找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