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舍》推荐同类型的国产动漫

剧情/介绍

《哑舍》是属于国产动漫类型,演员主要是未知,主要剧情/介绍/评论

那日李大学士应邀来太学授课,大学士之女李月娘也来了,整个太学都炸了锅。要知道李月娘可是京城出了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无所不通,犹擅音律,还是出了名的大美女。坊间传闻月娘小姐要自己选夫婿,定要选一个与她琴瑟和谐之人,李大学士为人开明,为女选婿不看门第财富,那人必得有才学通音律令小姐倾心。临安城里的古琴早已售罄,斫琴师还在彻夜赶制,乐师们也被各大世家重金聘请教习子弟。李大学士此番携女前来,莫不是要在太学为女选婿!

但见李月娘一身红衣,施施然落座,玉指冰弦,未动宫商意已传,台下学子早已为其风采倾倒,一曲《渌水》琴声流泻,闻者如饮甘泉,不由得微闭双眼心迷神醉。一曲终了余音绕梁,月娘起身施礼,明眸淡扫众生,浅笑中分明是挑衅和不屑。素以傲娇闻名的太学生岂容如此轻蔑,纷纷应战,只一刻钟几个最通音律的学生已然落败,别说与月娘斗琴,月娘的琴弦一动,他们便如同被摄去了魂魄。李大学士看女儿如此才华老怀甚慰,一想到女儿已是双十年华还未遇到爱慕之人又很担心。

月娘抱琴欲去时被一学子拦下,那人冒失地冲出人群向月娘一揖“在下王生,望姑娘不吝赐教。”王生开始了他笨拙生涩的弹奏,一曲高妙的《阳春白雪》被他糟蹋的不成样子。月娘向来最恨不通音律之人糟蹋音乐,随挑眉弹奏一曲《广陵散》,琴声之中杀意充沛,直听得王生栽倒在地。众人一阵忙乱将王生扶起,教授恨不得将这辱没太学的家伙驱逐出去。

至此之后,月娘成就了一番琴战群儒的佳话,这却成了太学之耻,王生更是成了太学的笑柄,王生对此事却不甚挂心,自那日见了月娘如同着了魔,茶饭不思夜不成寐,心心念念只一个月娘,她红衣的倩影,她美妙的琴音,她眼神里的傲娇……为了有朝一日能与李月娘琴瑟和鸣,他从藏书楼借出数十本琴谱,每日勤学苦练,如此数月竟毫无长进。王生找教授讨教,被教授一顿臭骂“朽木不可雕、不自量力、怎么还不放弃、别再丢人现眼!”王生不得不承认这残酷的事实,想通过琴艺得到月娘的青睐真是难比登天!王生一时间心灰意懒,木偶泥塑一般走出太学。

王生茫茫然走到一条古巷,古巷中寥寥几个行人,在一排古旧的建筑中一座黑漆的门额分外惹眼。“哑舍?哑舍是间什么店铺”王生难忍好奇推门进去,一阵异香扑鼻,古朴典雅的长案上燃着高烛,各色古玉、青铜、瓷瓶、兵器、书画散乱排布,博古架上还落满了灰尘,许是好久没人照看。王生被一架古琴吸引,拂去琴上的灰尘只见那琴通体黑色,隐隐泛着油绿,有如绿色藤蔓缠绕于古木之上,琴内似有文字,王生仔细辨认“桐梓合精,桐梓合精?这琴莫不是大才子司马相如的绿绮,司马相如就是用它弹奏《凤求凰》赢得了卓文君的芳心?”王生颤声说道,完全没感觉到身后有人。“是的,这就是司马相如的绿绮琴”。王生回头,只见一个身着赤龙服的青年,长身玉立、俊美无俦,却又难掩疲惫,仿佛每说一句话都会耗尽心力。“老板,这琴能否借我一用?我,我要凤求凰……”王生也感到自己的唐突,随默然等待老板的回复。“你拿去吧,这把琴能让你随心所欲弹出自己的心意,但是切记,凤求凰只可对一人弹奏。”王生欣喜若狂“若能得月娘小姐相伴,此生心愿已足,定不会再弹于他人”。老板将绿绮交予王生“你只管去用,他日我自去取。”

王生如获至宝,抱着绿绮一路狂奔回太学。趁校舍仅他一人,匆忙深吸一口气缓缓抚上琴弦,只一触碰便如司马相如附体,双手随心而动,琴音流畅纯净。王生忘乎所以,将那相思之情与渴求之意悉数赋予琴弦,早有一众同窗闻声而至,见是王生纷纷称奇,怪道怎生他进步如此神速,见他今日所抚之琴也不是往日那琴,纷纷要抬手一试,慌得王生忙收琴,却哪里收得及,有一人已用绿绮开始弹奏,所幸那人所弹与往日无异,“原来绿绮只与我心意相通”王生这才放下心来。王生只说这是祖传的一把琴,今日回家老父亲刚刚交付于他。众人将信将疑,心想一个经营小酒馆的,祖上能是什么门第世家。

王生凭着一把绿绮很快赢得了太学乐科第一,连先前羞辱他的教授也对他赞赏不已。从太学笑柄到被给予厚望迎战李月娘,王生仅用了不足一月时间。一日,教授告知王生李大学士将于三日后为老母祝寿,届时全京城的达官显贵都会到场,月娘要在寿宴上为祖母献曲。终于等来了机会,王生特地裁了一件月白色锦衣,选了黑金束冠,确认不会被李大学士父女认出才随教授赴宴。若是往日王生见如此盛席如许贵人定然露怯,今时有了绿绮自能不卑不亢。席间种种王生皆不在意,但等月娘出场。

良久,一声琴响,月娘向嘉宾盈盈一笑便开始抚琴。琴声叮咚奏响,如同三春芳草沐浴春阳萌发滋长,绵软温情润化人心。忽而又有一缕琴音融入,如春雨淅沥如春风缠绵如清泉流淌如月华流泻,两种琴音交响交融。月娘见有人能和很是欣喜,琴声越发高亢,如同夏日的疾风骤雨,另一缕琴音却很清亮,如同大鹏展翅笑对苍穹,激越之后,琴音重归冲淡平和,如同金秋的田野满是收获的喜悦,整首曲子也在喜悦的曲调中终止。众人这才看到角落里风姿卓然的青年,王生抱拳行礼,向老夫人道“小生太学王生,特来向老夫人拜寿,适才闻听小姐琴音玄妙擅自抚琴相和,万望小姐海涵。”李月娘走向王生,仔细打量,眼眸中尽是赏识。众人见此纷纷起哄,老夫人也来了兴致,命人将他二人的琴在大堂正中并排摆放,月娘与王生再次合奏,琴逢知己弹奏得畅快淋漓。

王生趁热打铁,向月娘一揖“我有一曲欲献于小姐,望小姐赏耳一听。”王生抚琴吟唱“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何时见许兮,慰我彷徨,不得与飞兮,使我沦亡。”

“是凤求凰,凤求凰”,众人惊呼,今天有好戏看了,李月娘终于遇到与她琴瑟和谐之人了!众人望向李大学士,但见他面带喜色,捋须浅笑。再看月娘早已情思纷乱面色绯红。

三日之后,王生前来提亲,李大学士欣然应允。两家换了名帖,择了良辰吉日。一月后,李家铺就十里红妆风风光光将女儿嫁到王家。至此,王生与月娘夫唱妇随,琴瑟在御,莫不静好。有月娘丰厚的嫁妆和李家酒馆不菲的收入,日子过得很是殷实。王生早已成了王公贵族的座上宾,琴艺名冠京华,反把月娘比了下去。王生毕业之后被太学返聘为乐科教习,薪俸虽不算高,却有幸结识各路曲艺圣手,弹琵琶箜篌的、吹笛子洞箫的、敲编钟大鼓的,唱小曲戏剧的,一大批人聚拢来,他索性筹建了乐团,取名“天悦妙音”,乐团日益壮大,竟至可与皇家乐团分庭抗礼。

却说那李月娘自生下儿子司琴之后便开始掌管家务,把王家酒馆改成了茶楼,取名“禅茶素斋”,环境清幽、茗茶菜品精致,隔帘弹奏的琴曲犹佳,夫妇二人时而亲自弹奏,引得一众清贵食客前往,不几年竟在京城开了十几家分店。

婚后十年,二人买了城西一片竹林,堆山叠水、建亭筑廊、栽花植木、养鹿放鹤,建了一座“幽篁别院”,引得文人雅士纷至沓来,在月白风清的夜晚,夫妇携手同游,兴之所至,弹琴唱歌,真是羡煞旁人。众人不知,王生心中一直有一隐忧,他自觉所得一切皆因绿绮,而非他之才干,每每偷抚爱妻之琴,生涩不成曲调,便涑然心惊。王生更为谨慎地供奉绿绮,每日勤加拂拭,一刻不敢离身。

一日,宫里传讯,命王生带领天悦妙音诸人为皇帝陛下演奏。乐团为皇上献上《功成庆善乐》、《秦皇破阵舞》,王生献上琴曲《高山流水》、《漪兰操》,威武雄壮与高雅绝妙备至,皇上龙颜大悦,任命王生为宫廷乐官,参与祭祀、庆典等一应乐事。听闻此讯连李大学士都甚是欣慰。至此,王生春风得意,再无惊涑之心。

 作为皇上身边的红人,王生自然有机会接触宫里的贵人,那日容妃请他前去,递于他一方帛书,上书《深宫白头吟》,言辞恳切,哀婉动人,读之令人泪下。容妃言道“本宫刚入宫时也得皇上万千宠爱,如今却因一点琐事被贬冷宫,素闻先生琴艺高超,请将此白头吟谱曲弹奏于圣上,若能重新得宠必当重谢。”王生接过帛书,心想这与司马相如受失宠的皇后阿娇之托写《长门赋》何其相似,只是千金纵买相如赋,阿娇也没能出得冷宫,到底是于事无补,难道我竟比司马相如厉害吗?权且试试吧。回到家中与月娘商议,二人共同谱了琴曲,王生找机会弹奏于皇上听,命一歌者凄然吟唱,皇上闻之心下有感,不几日便将容妃接出冷宫,容妃重得荣宠。经此一事,王生竟如摆脱司马相如之荫庇,越发自傲。 

时光荏苒,王生已届不惑之年,司琴也已长成翩翩少年郎,月娘早已是雍容华贵的妇人,将禅茶素斋打理得风生水起。王生每日在外奔忙,十日倒有七日不归家。一日,王生刚排完祭祖大典,一名女子求见,这女子生的高鼻深目、肤白貌美, 自言来自河西郡,名叫小蛮,素闻王生大名,欲加入天悦妙音。王生令其展示才艺,小蛮跳了一段霓裳羽衣舞,但见她意态空濛舞姿婆娑,恍若月宫仙子,王生如入太虚幻境不由得看呆了。

王生对小蛮一见钟情,自然很是照拂,命人特意为她编排舞曲,小蛮加入天悦妙音不足一月就成了领舞,王生恨不得每日将她带在身边调教。怎奈小蛮对王生只有仰慕之情,反倒跟一个青年乐师互生情愫,此事被王生觉察,王生妒火中烧,寻了个因由,竟将那人撵出天悦妙音。

一日,王生带天悦妙音诸人为皇帝献舞,演出的正是霓裳羽衣舞之人何在、意彷徨,小蛮思念忽然离去的恋人,将那份哀婉、凄楚、思而不得尽数倾注,令观者动容,皇帝眼里难掩疼惜、渴求,王生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好在小宫女慌慌张张地来报“不好了,容妃娘娘中暑晕倒了”皇帝才匆忙离开。

自此,王生再不让小蛮进宫,皇上问起也推说她身体不适回河西郡静养了。小蛮自是不乐,不免向王生争辩几句,王生已是自乱阵脚,“怎生筑金屋把她私藏了,让她眼里心里只我一人?凤求凰?不行,那老板明说了只可弾于一人!或许也没甚要紧,大不了不做乐官了!或许本没甚妨碍,大不了不让月娘知晓,她还能与我决裂?不管了,为了小蛮,豁出去了!”王生引着小蛮来到一处净室,让小蛮落座,而他又弹起了《凤求凰》。一曲弹罢小蛮看向王生的目光已是黏腻得化不开了。王生随在城北置了一处宅院,与小蛮同住。

王生已有十几日未回家,月娘有些担心,就问司琴,司琴知晓母亲刚烈的性格,本不欲告知,如今看来终是瞒不过,便一股脑全跟母亲说了。月娘闻听羞愤难当,骑了快马杀到城北。月娘闯进宅院,却见王生和小蛮在院中梨花树下弹琴跳舞,一时间悲痛欲绝。王生一下慌了神,刚叫了一声夫人就被月娘掌掴了一个趔趄,月娘一把掀翻琴台,绿绮应声倒地,王生惊惧莫名,忙抱起琴来,却见琴身已裂琴弦断绝,发疯一样向月娘喊道“疯了!你这个疯婆子!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必藏着掖着了,明日我就纳小蛮为妾,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我就休了你!”月娘见王生如此决绝反倒平静下来,斜睨一眼呆若木鸡的小蛮,小蛮被她冷冽的目光刺得猛一哆嗦。月娘再无一言,骑上马绝尘而去。

月娘去了京城首富石凯家中,将禅茶素斋整个作价给卖了,因着王家产业一直由月娘打理,她来出卖产业石凯倒也没有怀疑。月娘当即拿着银票,收拾了金银细软,连夜回了娘家,整件事王家竟无一人知晓。

第二日王生果真用一顶小轿把小蛮娶进了门,只邀请了几个故交,摆了几桌酒席,小妾向夫人敬茶时才发现夫人不在,王生气得吹胡子瞪眼,这时李大学士的管家来了,送上一封书信,王生拆信一看竟是一封和离书、几行诀别字“与君一别,两不相干,碧落黄泉,永世不见。”王生愤而撕了书信,“反了,反了她了,还知不知道这个家谁是家主,还懂不懂什么是三从四德!”王生带着一帮家丁杀赴学士府拿人,却见府门紧闭,王生开口便骂,不一时府门洞开跑出来几条恶犬,众人被一冲而散。李大学士拄着拐杖出来,照着王生头上猛敲。混乱中,一人哭喊着跑来“老爷、老爷不好了,少爷跟人打架受了重伤,怕是……不行了”众人茫然对视,不敢相信!

却说当日王生命司琴找人修琴,被王生赶出天悦妙音的乐师混进了城北宅院,乐师一直怀恨在心,想趁此机会把琴毁了,司琴知父亲爱琴如命,当即与他争执起来,司琴不敌,被一刀刺进肺腑,乐师早已逃之夭夭。王生赶到时司琴已没了呼吸,抱着儿子冰冷的尸体王生心中大恸,一口鲜血喷出,正洒在残破的绿绮上,血却被琴身上暗绿的纹路吸收了,王生哭喊“今天我要砸了你这不祥之物!”那琴即将落地时被一道白光托起,残破的琴竟瞬间光亮如新。“我早告知你凤求凰只可对一人弹奏,分明是你不听劝阻,干绿绮何事!”王生听出了这是哑舍老板的声音,还是那么清冷、平静,仿佛此番种种他早已料到,白光一闪,绿绮随之消失了。

王生如同槁木死灰,须发斑白,形销骨立。失了绿绮小蛮消失了,天悦妙音也散了,宫廷乐官的差事也请辞了,在太学时忽然精通琴艺的诡异之事也被翻了出来。

一日,宫里传讯说皇上新制了两把琴,要王生去试音。王生情知要败露了,进宫之前把后事都交办好了。王生为皇上弹琴,虽然琴艺已然不差,但与往日用绿绮所弹相比自不可同日而语,皇上很是不悦,王生随将绿绮之事悉数说了,另一乐官直斥他“欺君罔上罪不可赦”。王生被以欺君之罪收押,不久就判他流放漳州,经此种种,王生早已肝肠寸断,流放途中偶染风寒就一命呜呼了。

月娘听闻此事,心下凄然,永诀琴弦,青灯古卷了此残生。

 哑舍里的古物,每一件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承载了许多年,无...